关灯
VIP
“Appreciate”
“Belief”
“Confidence”
“Dream”
“Ideal”
发布

一篇文章看懂「信条」

2020-9-12 09: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5464| 评论: 0
摘要: 从《记忆碎片》用正序和倒叙两种手法讲故事,到《盗梦空间》梦境中时间变慢,到《星际穿越》中引力使时间变慢,再到《敦刻尔克》的三段时空,“时间”是诺兰的电影里最常见的元素之一。《信条》的主题仍然是时间,不 ...

从《记忆碎片》用正序和倒叙两种手法讲故事,到《盗梦空间》梦境中时间变慢,到《星际穿越》中引力使时间变慢,再到《敦刻尔克》的三段时空,“时间”是诺兰的电影里最常见的元素之一。

《信条》的主题仍然是时间,不过这次不再是时间变慢,而是时间倒流。

尤其是正向人物、逆向人物同时出现在同一个镜头,让人瞠目结舌。

《信条》目前豆瓣评分8.0,这个分数对于其它导演来说是成功,但对于普遍8.5分甚至9分的诺兰来说是失利。

这篇文章主要是解读电影里剧情和细节,帮助大家理解这部电影,至于电影的好坏就交给你们自己判断了。

只要有一个人看完这篇文章后决定多打1星,那这篇文章就没有白写。





线

14号这天,身为CIA探员的男主角接到一宗任务,去基辅歌剧院拿到钚241。

(看到后面我们会知道其实它不是钚241,而是逆转熵的算法的一部分。)

除了男主角之外,还有两方势力想得到算法,分别是俄罗斯寡头萨塔尔的手下,以及乌克兰特警。

男主角成功拿到算法,开始拆除歌剧院的炸弹。

他的第一个任务是拆弹,最后一个任务也是拆弹。

男主角伪装成了乌克兰特警,结果被乌克兰特警识破了。

就在乌克兰特警即将杀死他的时候,有个人用逆向子弹杀了特警,救了男主角。

这个人的背包上有一个红色挂件,其实他就是尼尔。

男主角撤离时遭到队友背叛,面对刑事逼供他选择了服下毒药。

服下毒药的男主角却活了下来。

原来,这不是毒药,而是让人假死的药。

上司说,这是信条组织对他的考验,考验他会不会为了保密而服药自杀。

(看到后面我们会发现什么考验、测试都是幌子,其实男主角就是信条组织的创始人。)

男主角通过了考验,成为信条组织的成员。

外界都以为他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服药自杀了,以为他已经死了,所以他没有名字,没有身份,什么都没有,是一个不存在的人。

电影从头到尾都没提到他的名字,演员表上也写的是他叫The Protagonist,即主角。

男主角刚加入信条组织就奉命阻止第三次世界大战,这不是核战争,而是来自未来的攻击。

劳拉博士给男主角展示了大量逆向物品,比如逆向子弹。

她说这是一场战争的残片。

这场战争指的不是发生在斯塔克12号的战争,而是发生在未来的大型战争,所以留下了大量战争残片,以至于能堆满整个房间。

诺兰在这里选择了留白,没有拍摄未来战争,而是让我们自己想象未来战争的惨烈。

男主角分析逆向子弹的材料,找到了印度军火商普利亚。

与此同时,信条组织给男主角分配了一个助手尼尔。

(安排尼尔做男主角的助手的人其实就是未来的男主角。)

尼尔第一次和男主角见面就知道他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喝酒,给他点了可乐。

男主角说他宁愿喝苏打水,尼尔说:鬼才信。

对男主角来说,他是刚刚认识尼尔。

但对尼尔来说,他已经认识男主角几十年了。

在未来的某一天,男主角会招募尼尔,这个时候情况会反过来,对尼尔来说是刚刚认识男主角,但对男主角来说他已经认识尼尔几十年了。

男主角和尼尔见到了普利亚。

原来普利亚也是信条组织的成员,普利亚叫男主角去找萨塔尔。

其实叫普利亚做这件事的人正是未来的男主角,所以是未来的男主角叫普利亚叫现在的男主角去找萨塔尔。

但是普利亚只知道是信条组织的高层叫她这么做的,却不知道这个高层就是未来的男主角。

普利亚以为她在利用男主角,殊不知是未来的男主角在利用她。

男主角决定从萨塔尔的妻子凯瑟琳入手,而萨塔尔的手中有凯瑟琳的把柄,也就是一幅画。

随后,男主角和尼尔去自由港仓库偷这幅画。

值得一提的是飞机撞自由港仓库是实拍的,诺兰真的买了一艘飞机,然后让它撞仓库。

这一期间,他们遭到两个黑衣人的袭击。

一个黑衣人和男主角打了起来,最后逃跑了。

男主角问另一个黑衣人呢,尼尔谎称他把他解决了。

事后男主角再次找到普利亚。

普利亚一听就知道这两个黑衣人其实是同一个人。

普利亚还告诉男主角,钚241(其实是算法)现在在乌克兰国家安全局手中,他可以靠钚241接近萨塔尔。

通过这番谈话,男主角发现普利亚什么都知道,却不告诉他。

男主角由此得知普利亚并不是全心全意帮他,而是别有用心。

男主角此时还是一个菜鸟,但并不是傻子。他一边按照普利亚的话行动,一边也在提防普利亚,但是没有表现出来。

男主角见到了萨塔尔,萨塔尔却想杀了他,男主角一句“你喜欢听歌剧吗”化解了危机。

次日,男主角说他可以帮萨塔尔抢钚241(其实是算法)。

晚上,萨塔尔的下属偷他的黄金被他抓住了。

黄金自动就从箱子里“飞”到了萨塔尔的手里,说明这是逆向的黄金。

再结合萨塔尔对男主角说的他小时候的经历,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萨塔尔叫下属把逆向黄金埋在特定地点,被年轻的自己挖到。

这就是普利亚说的“逆向时间胶囊”,未来埋进去的东西会被过去的人挖到。

这就是为什么小时候的萨塔尔挖到了一箱黄金,上面还有一张写着他的名字的纸,纸上还写着详细的指示,告诉年轻的萨塔尔如何利用这箱黄金作为启动资金发家致富。

男主角刚从乌克兰国家安全局手中抢到了算法就被萨塔尔找到了。

萨塔尔抢算法这一段可能是整部电影最复杂的一段,相对来说最后的斯塔克12号大战都比较容易理解。

萨塔尔的车是倒着开的,他戴着氧气面罩,而凯瑟琳没有戴氧气面罩,这说明萨塔尔是逆向的,而凯瑟琳是正向的。

萨塔尔做的事情其实就是后面艾弗斯说的“时间钳形行动”。

现在有两个萨塔尔,一个是正向萨塔尔,一个是逆向萨塔尔,他们要通过时间钳形行动抢走男主角手中的算法。

此时男主角能听到逆向萨塔尔说的话,声音是从箱子里传出来的,而且是倒着说话。

男主角看见后视镜是破碎的,结果逆向萨塔尔的车撞了后视镜一下后,后视镜却变得完好无损了。


逆向萨塔尔用凯瑟琳要挟男主角,叫男主角把算法扔过来。

我们看见男主角把箱子扔给了逆向萨塔尔,但没看见他还有一个动作,他是先把算法扔进了银色汽车,再把空箱子扔给了逆向萨塔尔。

这个过程被逆向萨塔尔看见了,他通过无线电告诉正向萨塔尔,算法在银色汽车里。

此时正向萨塔尔在红色房间旁边的密室里,他没有出去,而是叫下属拿走了算法。

男主角被萨塔尔的下属抓进了红色房间。

他看见对面的蓝色房间里,逆向萨塔尔逼问他算法的下落。

蓝色房间里的空气是逆向的,所以逆向萨塔尔不需要戴氧气面罩,正向凯瑟琳却需要戴氧气面罩。

男主角骗他说算法在宝马车里,其实此时两个萨塔尔都已经知道了算法的下落,并且已经拿到了算法。

这时,正向萨塔尔走出密室,出现在了红色房间,打了男主角一顿,因为他知道男主角在撒谎。

尼尔叫的增援来了,两个萨塔尔同时走进旋转门,然后凭空消失了。

男主角问:他去哪儿了?

艾弗斯说:他去了过去。

这种现象之前也发生过,男主角在自由港仓库的时候看见旋转门里突然出现了两个黑衣人。

这两件事我们可以总结出一个规律:

一个人从正时间进入逆时间,人们会看见两个他凭空消失了。

一个人从逆时间进入正时间,人们会看见两个他凭空出现了。

出现这两种现象的原因我们等会儿再分析。

凯瑟琳中了逆向子弹,逆向子弹对正向人的伤害很大,她在正时间活不久,男主角提出带着她一起去逆时间。

男主角进入逆时间后,他找到停在路边的银色汽车,却没有找到他扔给自己的算法,因为此时算法已经被萨塔尔的下属拿走了。

男主角看见路边的空箱子,他把窃听器和追踪器放进了箱子里。

过了一会儿,箱子“飞”到了逆向的萨塔尔的车里,于是男主角就能知道逆向萨塔尔说

的话,以及他的位置。

后来逆向萨塔尔又将箱子“扔”给了正向男主角,这就是为什么正向男主角能听到逆向

萨塔尔说的话。

逆向萨塔尔撞翻了逆向男主角,并且点燃了汽车。

汽车爆炸了,下一秒却结冰了,因为逆时间一切都是逆向的,热传导也是逆向的。

我们再从萨塔尔的视角回顾一下这件事。

正向萨塔尔家暴凯瑟琳后就一直躲在红色房间旁的密室里,等待逆向萨塔尔给他通风报信。

正向萨塔尔一直等到男主角被自己的手下抓起来才出现。

男主角在逆向萨塔尔的审讯下谎称算法在宝马车里,正向萨塔尔从密室走出来打了他一顿。

随后,正向萨塔尔进入旋转门,进入了逆时间,变成了逆向萨塔尔。

逆向萨塔尔开始审讯男主角,并且对凯瑟琳开了一枪。他的所有动作的顺序和男主角看到的都是相反的。

他走出蓝色房间后,在宝马车里找算法,却没找到。

他上车追正向男主角,看见正向男主角把算法扔到了逆向男主角的车里,也就是银色汽车里,把空箱子扔给了他,于是他将这件事告诉了正向萨塔尔。

尽管男主角逆转了时空,也没有改变萨塔尔拿到了算法的事实。

这时,男主角才终于明白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是不能改变的,就算逆转时间也不能改变。

诺兰的电影里多次提到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是不能改变的。


这就是“诺维科夫自洽性原则”。

人可以回到过去,但是不能因此改变历史的进程。其基本含义为,我们的世界是已经被改变过的最终结局。


诺维科夫自洽性原则在《信条》中频频出现,比如凯瑟琳看见有人跳海,男主角在自由港遇到的黑衣人,男主角看见有一辆银色汽车从翻倒在地变为了正常行驶,男主角最后看见有个人替他挡了一枪……

《星际穿越》也是类似的设定,男主角觉得有个人在帮他,后来才知道当初帮他的人就是他自己。

诺兰多次强调过去不可改变,就是为了表达:我们不能改变过去,但我们可以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逆向男主角回到了自由港仓库,这才发现当时他遇到的黑衣人就是自己。

逆向男主角进入旋转门来到了正时间,尼尔扒下了他的面罩,发现他就是男主角,所以尼尔在男主角要打死黑衣人的时候阻止了他。

男主角再次见到了普利亚。

普利亚告诉男主角,未来有个女科学家发明了逆转熵的算法。

她就像奥本海默一样,一发明算法就后悔了,因为这个算法会让世界毁灭。

她只好将这个算法分成了9个部分送到过去,然后自杀了。

未来人仍然不肯罢休,他们用逆向时间胶囊和萨塔尔联系,指引萨塔尔去找这个算法的9个部分。

萨塔尔之前已经找到8个部分,如今第9个部分也找到了,正是男主角帮他从乌克兰国家安全局的手中抢到的。

男主角一直觉得这个行动中有内鬼,他曾以为内鬼是尼尔,现在他终于知道内鬼是普利亚,她表面上是信条组织的成员,实际上是萨塔尔的人,她的目的就是让男主角帮萨塔尔抢到算法,而她的阴谋也得逞了。

男主角说他是这个行动的主角,普利亚对此却嗤之以鼻,说他只是一个龙套。

男主角还得知萨塔尔想要自杀,并且让全世界给他陪葬,而时间地点就是他和凯瑟琳在越南度假的时候。

那天是14号,基辅歌剧院爆炸、斯塔克12号爆炸、越南度假都是这一天。

他们兵分两路,男主角、尼尔去抢夺萨塔尔放在斯塔克12号的算法,凯瑟琳去越南拖住萨塔尔,阻止他自杀。

男主角、艾弗斯在逆时间呆了一段时间后,等到14号那天再次进入旋转门来到了正时间。

尼尔同样是在逆时间里一直呆到14号,但是没有进入旋转门。

凯瑟琳则是一直回到13号,再进入旋转门。

男主角、艾弗斯、凯瑟琳已经变成了正向的,所以都不需要戴氧气面罩,而尼尔仍然需要戴氧气面罩。

越南度假的时候,正向萨塔尔和正向凯瑟琳吵了一架,然后都离开了游轮,其中萨塔尔去指挥下属去基辅歌剧院抢算法了,凯瑟琳则是去陪儿子了。

从未来来的逆向萨塔尔、从未来来的逆向凯瑟琳回到了游轮,他们都假装成刚刚离开游轮的正向萨塔尔和正向凯瑟琳。

只不过凯瑟琳知道她面前的萨塔尔是逆向萨塔尔,而萨塔尔却不知道面前的凯瑟琳是逆向凯瑟琳,他以为面前的凯瑟琳是正向凯瑟琳,因为未来的凯瑟琳已经被他用逆向子弹杀了,没法从未来来到现在了。

逆向凯瑟琳给逆向萨塔尔展示了她的枪伤,逆向萨塔尔瞬间就明白她不是正向凯瑟琳,而是逆向的凯瑟琳。

但他知道得太晚了,逆向凯瑟琳杀了他,处理了尸体。

逆向凯瑟琳跳进了海里,恰好被正向凯瑟琳看到。

逆向凯瑟琳杀了逆向萨塔尔,但是世界并没有毁灭,因为男主角这边抢夺算法的计划成功了。

他们计划分成正向部队(红队)、逆向部队(蓝队)两个小队用时间钳形行动抢夺算法,因为萨塔尔也有正向部队和逆向部队。

红队和蓝队同时进行,时间都是10分钟。

片名Tenet就是两个顺序相反的Ten。

红队和蓝队的时间是完全相反的,红队开始行动的时候,蓝队已经结束了行动;而蓝队开始行动的时候,红队已经结束了行动。

所以红队下飞机的时候,看见蓝队倒着从集装箱里走出来;

蓝队正着从集装箱走出来的时候,看见红队倒着下了飞机。

男主角和艾弗斯进入了基地,却发现门被锁住了。

男主角还看到地上有一个蓝队队员的尸体。

他想翻蓝队队员的包里有没有手榴弹,却看见他的包上有一个红色挂件,从而得知他就是之前(其实就是今天)在基辅歌剧院救了他一命的人。

就在逆向萨塔尔叫下属杀了男主角的时候,死去的蓝队队员突然复活了,替男主角挡了一枪,并且撬开了锁,然后在男主角、艾弗斯进门后关上了门,倒着跑了出去。

男主角、艾弗斯杀了萨塔尔的下属,拿到了算法。

虽然拿到了算法,但是竖井上还有一个炸弹,会在第10分钟爆炸造成山崩,现在距爆炸只有10秒了。

眼看就要被山崩活埋的时候,天上掉下来一根绳子,将他们拉了出去,拉他们出去的正是尼尔。

原来,尼尔本来是蓝队队员,中途他改变计划了。

他进入基地里的旋转门,进入了正时间,扔下绳子,开车把男主角和艾弗斯救了出去。

他去往旋转门的时候我们还能看见一个倒着跑的人,这个也是他,就是即将去开车的他。


男主角被救出来后,看见尼尔背包上的红色挂件,他终于明白,救了他多次的人正是尼尔。

在歌剧院救了他一次,在自由港阻止他杀了另一个他,刚才又将他拉出了基地。

不仅如此,等会儿他还要再次进入旋转门。

这一次他进入旋转门的时候,看不到窗户另一边的自己走进旋转门,因为他这次必死无疑。

但他还是进入了旋转门,帮男主角、艾弗斯撬开了基地的门,并且帮男主角挡一枪,然后壮烈牺牲。

男主角问尼尔时谁招募的他,尼尔说招募他的人就是未来的男主角。

尼尔还告诉男主角,这整个行动就是一次大型的时间钳形行动,而未来的男主角就是这个行动的总指挥。

未来的男主角是这个大型时间钳形行动的红队成员,而尼尔是蓝队成员,他不是从10多天后回到10多天前那么简单,而是从几十年后回到几十年前。

现在尼尔还是一个小孩子,他要先长大成人,长大后被男主角招募,进入旋转门,然后回到基辅歌剧院爆炸那天见到男主角。

他独自在逆时间中生活几十年,然而才陪伴男主角短短几十天的时间就要为他挡子弹而牺牲。

而且结局早已注定,是不能改变的。

尼尔是从未来来的,所以对他来说他已经认识男主角很久了,但对男主角来说他才刚认识尼尔。

对尼尔来说他们的友情已经走到了终点,但对男主角来说这是他们的友情的起点。

这样的剧情让人联想到《终结者2》。

约翰·康纳遭到来自未来的T-1000的追杀,同样来自未来的T-800救了他。

而派T-800来救约翰·康纳的人,正是未来的约翰·康纳,而且电影最后T-800也牺牲了。

只不过《终结者2》是一开始就揭晓了T-800是未来的约翰·康纳派来的,《信条》则是最后才揭晓。

《终结者1》、《终结者3》、《终结者4》、《终结者6》也是类似的剧情。

电影最后,凯瑟琳看见一辆汽车在监视她,就把时间地点发了出去。

未来的男主角收到了时间地点,他回到过去在普利亚杀死凯瑟琳之前反杀了她。

他还说,他才是主角,其它人都是龙套。

男主角和尼尔的友情开始的地方就是他们的友情结束的地方,他们的友情结束的地方也是他们的友情开始的地方。

整部电影也是如此,一开始时间是正流的,从男主角被萨塔尔审讯时开始逆流,时间回到自由港那天,再回到电影开始的那一天。

整部电影就像片名Tenet一样是一个回文结构。

最后再说一下电影里的几个细节。

1.萨特方碑。


人们在庞贝古城遗迹挖掘出一个石碑,上面写的是:

SATOR

AREPO

TENET

OPERA

ROTAS

这是一个回文石碑,不管你从哪个方向看它都是同样的5个单词。

而且这5个单词全都出现在了电影里。

SATOR就是萨塔尔,AREPO是凯瑟琳认识的画家的名字,TENET是信条组织,OPERA是歌剧,ROTAS是自由港仓库公司的名字。

2.尼尔可能就是凯瑟琳的儿子麦克斯。

片名Tenet出自庞贝古城遗迹的萨特方碑,而电影麦克斯曾去庞贝旅游。

尼尔和男主角第一次见面就问他:你会挟持女人和小孩做人质吗?

“女人和小孩”指的就是凯瑟琳和麦克斯。

当男主角提出要和凯瑟琳一起进入逆时间的时候,尼尔很爽快地同意了。

凯瑟琳不记得她和萨塔尔度假的具体日期,尼尔却清晰地记得是14号,连男主角都惊讶地说:你怎么知道的?

男主角救了凯瑟琳和麦克斯,麦克斯长大后又报答男主角,这也很符合电影中“因果循环”的议题。

在和男主角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尼尔亲眼看见男主角多次拯救凯瑟琳,把凯瑟琳视为最重要的人,所以最后尼尔愿意牺牲自己拯救男主角。

至于尼尔到底是不是麦克斯,就像《盗梦空间》的陀螺一样是个开放式问题,没有标准答案。

3.电影中时间逆流的原理。

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孤立系统中熵只会增加,或者保持不变。

麦克斯韦假想过一种能和熵增相抗衡的能量控制机制——可以逆转热力学第二定律的麦克斯韦妖。

《信条》中,未来人就发明了这种能量控制机制——旋转门。

从红色房间进入旋转门,人或物体变成了逆向的,在他看来整个世界都是逆向的,连时间也是逆向的。

从蓝色房间进入旋转门,世界恢复正常。

4.为什么男主角在自由港看见两个他同时出现,在审讯室同时看见两个萨塔尔同时消失?

约翰·惠勒提出了单电子宇宙理论,电影中尼尔也曾对男主角提到过该理论,而且蓝队的队长也叫惠勒。

所有的电子和反电子是唯一一个电子在时间中前行并回溯的结果。

截取整个宇宙时间线的任一时刻,这个电子会因为自身时间线在宇宙时间线中循环而被截取很多次,并且全都是这个电子。

既然有反粒子,就有“反人”,所以电影中可以同时出现两个甚至多个同一个人。

下面这张图,你可以将这条曲线看做一个电子,也可以看做一个人,其中竖轴代表时间。

我们假设他是甲,他一开始在正时间,当时间为3的时候,他进入旋转门,进入了逆时间。

假如这个时候乙在旋转门外面,就会发现两个甲凭空消失了。

那么甲去哪儿了呢?答案是他去了过去。

这就是男主角在审讯室看见两个萨塔尔凭空消失的原因。

当甲在逆时间中前行,来到了时间为1的时候,他再次进入旋转门,进入正时间。

假如这个时候乙在旋转门外面,就会发现两个甲凭空出现了。

这就是男主角在自由港仓库看见两个他凭空出现的原因。

一个人从正时间进入逆时间,人们会看见两个他凭空消失了。

一个人从逆时间进入正时间,人们会看见两个他凭空出现了。

在时间为1和2之间的时候,这个世界同时存在2个甲。

在时间为2和3之间的时候,这个世界同时存在3个甲。

假如甲不停地走进旋转门,不停地进入正时间和逆时间,那么同一时间我们可以看见无数个甲,这就是惠勒所说的全世界的电子和反电子其实都是同一个电子。

《信条》确实太复杂了,比他以往任何一部电影都更复杂。

如果你坚持看到这里,或许你会觉得这部电影的确不止8.0分。

有时候一部电影的价值并不会一上映就被人们发现,可能要很多年后人们才会发现它的价值。

就像《银翼杀手》,刚上映的时候人们都觉得它是烂片,几十年后才发现它是神作。

也许《信条》的评分会像电影中的剧情那样,现在从8.5降到了8.0,过段时间可能还要降到7.5,但未来有一天它会从7.5重新升到8.0,从8.0升到8.5,再从8.5升到……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Dream更多
Ideal更多
Fine更多
Insist更多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技术支持:

QQ 97365958

公司地址:临沂市兰山区济南路与汶河路交叉路口往西约50米(齐鲁园广场会馆)1411室

运营中心:临沂市兰山区济南路与汶河路交叉路口往西约50米(齐鲁园广场会馆)1411室

邮编:276000 Email:97365958@qq.com

Copyright   ©2018-2019  MOVIE ROOT-让每个人与媒体更近一点©四叶草传媒!鲁ICP备18020881号-2